2006-05-23

我在硅谷当心理秘书



心理秘书,听说过这种新型职业吗?她们区别于机关秘书、老板秘书、写字楼秘书,也不同于心理医生。她们的工作性质是给你最体贴的心灵按摩和抚慰,已深得一些商人、领导和社会普通老百姓的喜爱。

22 岁的中国女生裘筱玫来到美国加州读书。为拯救突患急病的男友,裘筱玫焦急地四处寻找打工机会,最后靠着精湛的古筝演奏技艺和娴熟的心理咨询知识,她竟成了硅谷“比尔·盖茨”们的座上宾。爱心加上慧心,使她成为炙手可热的“心理秘书”,实现了人生的飞跃。-psytopic.com

困境自救,古筝“出手”

  2002年8月,从国内一家师范大学教育心理系毕业后,我飞赴美国加州学习,那时,我准备报考加州一个大学的心理学系。正当我铆足劲儿备考应试时,猝不及防的灾难降临了。10月的一天,男友王真被医生检查出得了肿瘤,并且濒临恶化!一周后,他接受了手术,成功地切除了肿瘤。然而高昂的医疗费不仅耗尽了我们所有的积蓄,我还从留学生老乡那儿借了近1万美元,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我在心里打定主意:尽快找到工作。

  出国前我就听说,很多在美国打工的中国留学生只能到餐馆端盘子洗碗,做一些美国人不愿干的粗活。我偏不信邪,在硅谷求职网站上,我贴出了自己的资料。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,这种守株待兔的求职根本无人问津。

  一天,王真告诉我,他们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准备举办一场联欢会,希望我能参加表演。我这才想起从国内带来的那架古筝,这些日子忙着求职,我几乎把它遗忘了。在国内,我学过6年古筝,并获得了较高级的级别证书,古筝是我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伙伴。

  我把黑亮的古筝细心地擦拭干净。在联欢会上,我演奏了一曲《雁落平沙》,结果博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。那个夜晚,我成了联欢会上的明星。

  参加联欢会的第二天,美国一位华裔女士找到我,她说她在联欢会上聆听了我的演奏,惊叹我的技艺,问我能否教她的孩子弹奏古筝,她可以支付较高的报酬。我按捺住惊喜,立刻答应下来。这个“得来全不费工夫”的打工机会,对我来说真是“及时雨”。

“音乐心理治疗”征服硅谷精英

  次日,我随着这位名叫雪莉的女士来到她家。在一间偌大的卧室里,摆着一架深褐色的古筝,看上去有些年岁了。随后,雪莉女士忧心忡忡地告诉我,她生活在硅谷的两个孩子都过度地物质化,希望古筝能陶冶他们的性情,让他们的心态变得平和。

  两个漂亮的混血孩子确实很难伺候,他们对古筝似乎提不起什么兴趣。在我面前,他们张嘴就是“哪一个CEO是超级英雄,哪一个IPO(最初公开上市公司) 可以赚钱赚翻天……”满嘴都是经济名词,听得我简直有些目瞪口呆。也许是因为他们体内有一半中国人的血脉,我娴熟的演奏还是逐渐打动了他们。

 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,雪莉的美国丈夫哈里对古筝显得不屑一顾,他对这个“一截木头上缠几根铁丝”(哈里的原话)的玩意儿能演奏出美妙音乐持怀疑态度。

  哈里先生是个身家千万的网络新贵,他如同一架高速运转的赚钱机器,在家的日子寥寥可数。一天下午,我正在教两个孩子练习指法,客厅里突然传来吵闹声,原来哈里先生提前回了家,不知怎么回事和雪莉争吵起来。两个孩子期待地望着我,似乎想让我去劝阻。我灵机一动,手指立刻在古筝上拨弄起来,一曲舒缓悠扬的《流水行云》古曲从我的指间流淌出来。果然,客厅里的争吵声渐渐消失了。门突然被推开了,进来的竟是哈里先生,他示意我别停下,然后坐下来静静地聆听。

  一曲奏罢,房间里出奇的安静。我惊奇地看到,哈里先生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微笑。他由衷地说:“真奇妙啊,我的心情竟一下子晴朗了!裘小姐,你刚才弹的是什么曲子啊?”我微笑着回答:“是中国古曲《流水行云》,中国古人讲‘平常心’,把这个理念融入到音乐中,能解除心理困境。”您心情烦闷或者压力过大时,我建议您学会放松,听舒缓的音乐。哈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随即他对雪莉说:“给裘小姐双份薪水吧,让她顺便做我的心理秘书!”雪莉俏皮地说:“你真的接受了‘一截木头上缠几根铁丝’的玩意?” 哈里手一挥,“是的,我觉得那是一种深入心灵的声音!”

古筝救了哈里先生的命

  此后,哈里先生回家的次数明显增多了,一进门就陷在沙发里,请我演奏古筝,听完之后,脸上漾着轻松的表情,一副通体舒泰的样子。

  一天早上,我还没起床,哈里先生就打来电话,要我立刻到他家去。赶过去才知道他要听我演奏。原来,哈里先生当天要参加一个极其重要的商务谈判,这关系到他的网站存亡,他一夜无眠,陷入了万分焦虑的情绪中,这种状态显然对谈判不利。我立刻弹了两曲节奏平缓而轻松的曲子,半小时后,哈里说: “好了,我可以上阵了!”那天的谈判非常成功。第二天,哈里先生一本正经地对我说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战胜对手吗?因为我有秘密武器——中国古筝!”

  一周后,哈里先生出其不意地递给我一份聘书,聘我做他的心理秘书。成为哈里先生的心理秘书后,我了解到,在美国,每一个中产阶级都有自己的心理顾问,有人这样形容:美国成功人士的臂膀是由两个人扶持的,一个是法律顾问,一个是心理顾问。

  给哈里先生做了3个月的心理秘书后,我还清了所有债务,王真的病也彻底痊愈,他坚决让我停止打工去念书。当我在去留之间摇摆不定时,哈里先生意外遭遇车祸,脑部受损,陷入深度昏迷状态。我毅然决定留下来陪伴六神无主的雪莉。

  为了全力照顾丈夫,雪莉将哈里拥有的网络公司低价转让给了他人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雪莉将“醒来无望”的丈夫带回家里做特级护理。这天,雪莉抓住我的手说:“裘,医生说要我每天在哈里的耳边呼唤他,播放他喜爱的音乐,也许奇迹会出现,你能帮我吗?”我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,因为哈里先生最爱听的是古筝,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帮他。

  就这样,我每天抽一两个小时在哈里的床边演奏他喜欢听的中国古曲。雪莉常常站在一旁,泪流不止。于是我又安慰这个不幸的女人,帮助她走出心理困境。一天,雪莉突然惊呼道:“裘,你看,哈里的眼睛动了!他一听你弹奏,眼睛就会动!”我细心观察,果然如此!雪莉抱住我又哭又笑,我的眼睛也湿润了。半个月后,哈里的右手会微微动弹,只是眼睛还不能睁开。这一点一滴的进步让我颇感欣慰。

我成了硅谷的小名人

  此时我还不知道,因为雪莉的宣传,我已经成了硅谷的一个小名人。哈里的朋友和客户众口相传着哈里的心理秘书,一个中国女孩用一架中国“魔琴”在拯救哈里。直到哈里的朋友戴维打电话请我给他做心理治疗,我才知道我在这些硅谷精英中间有了不错的口碑。

  此后,我经常背着古筝应邀给硅谷精英们演奏,有时给他们做钟点心理秘书。做心理秘书不同于心理治疗师,这个职业是以细致而及时的心理按摩见长,因为有了古筝这个“秘密武器”辅助,我得心应手。

  2004年4月底,我忽然接到雪莉的电话,她在电话中大叫:“裘,我的丈夫醒了!哈里醒了!谢谢你!谢谢你……” 那一刻,我突然泪流满面,不知道是为哈里,为雪莉,还是为自己?


来源:国际在线/作者:裘筱玫

No comments: